寿山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寿山石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91|回复: 0

寿山石古兽钮雕一脉二系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8 10:55
  • 发表于 2017-4-6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04-03     公众号:寿山石雕

    551894416.jpg

    从故宫所藏清代田黄章‧初读的比较,不管林平入门师从何人,成就林平的、或者说林平整个钮雕艺术的渊源,其实是从清代古工的临摹奠定一切基础,同时,林平第一期、唐人第二期也完全是继承清代雕钮的发挥。并且,从著录(书载)上有款之林平兽钮,也同时左证了这种断代师承的渊源。

    下张照片为翻拍书载有款之林平旧作,开脸也同样来自田黄"初读"的原型:

    499580041.jpg

    我常常藉由那时的老坑芙蓉钮雕,来想象高级店家的雕钮人选(正好目前许多知名艺人都是因为台湾藏家的高雅品味、所带来的"加工"(或代工)阶段而成名,例如林平、仲达、世斌、郑明......等等等,这个发展脉络与香港发迹的、以及大陆本土机构派的、嫡传派的脉络是完全不同的,大陆的机构正传的又分为二类,一类是国家工艺与福州总厂等官方机构运作下,东西门派后人的"总厂雕刻"(如郭功森、林亨云、陈敬祥、王一凡....等等)以及其后人等自营发迹;另一类是学院派,也是机置正传的另外一种形式,只是风格与时代略有差异),台湾高档店家除了总厂的采购、自营艺人的采购,另外就是现在所谈的这一条脉络:加工艺人,因此这条脉络,与台湾收藏家的鉴赏风格、互动、关系又是另外一种历史滚动。而台湾代工的雕钮历史为台湾留下许多老芙蓉、以及好质地的钮章(当时购买石料的能力还是台湾商人最能买到好石料,导致代工时期的作家常有好石创作)、同时也反映出一种历史痕迹:文革前后清代老章大多流入台湾。

    同时清代雕钮培养出台湾藏家对印钮的一种风格定味、或者鉴赏观点:一种雅练、拙中带细工、圆浑饱满、更重要的是文房雅气的品味,与福州东西门两方两条轨迹互有关系却又各自发展的差异,现在看起来实在有趣,且丰富了寿山石钮雕的历史。

    以上两点的汇合处,就是形成了这样的历史:
    部分工艺师的个人艺术历程与台湾密不可分,那种历史的融合尤其发生在林派,可以说整个林派根基都是发生在台湾。不仅林平在台湾大量临摹清工,仲达也是。请看看照片九中的"五读"田黄章,那种以阴线划定轮廓的方形或红豆形眼,正好是仲达成熟期、大量创作的标准脸(比较照片十‧仲达黄芙蓉狮钮),我一直想不通仲达从早期那种清工钮形、到早中期近似一刀秀气浑圆雅致细腻的刀工,为什么会突然跳到成熟期那种怒目方颅的浑狮,现在答案也在这件五读身上,也是习作渊源:

    如果觉得采样不够,再比较仲达早期的天马钮,无论是凤尾、体态、开脸、口舔的动态都承袭自清工:

    1641456257.jpg

    我唯一还没作考证的研究部分,是清代皇室的宫廷钮雕是否"即是"当时的福州工,不过目前的知识应该可以假设正是如此(因为这里虽然用九读来比对,但是九读的钮雕风格与受型、刀法与我所见全部的清代芙蓉都是相同的、甚至有许多几乎一样的钮雕,因此可以假设北方皇室钮雕即是来自于南方的福州工艺),即"九读"能反映出当时福州钮雕工艺的最典型水平与风格。

    为什么要注意到这个问题呢?因为:原本﹝清→东门西门→周宝庭集大成→总厂工艺师→第二代总厂工艺﹞这一系是承袭自清代没问题;但如果如果九读这类清工是清代福州工艺的话,而林派与台湾工艺师又是直接揣摩清工,学会雕钮的话(我指的不是用刀的学习,而是让自己成为有自己作品的那种滋养与训练),那么两条线都是承袭自清工,而且这一条跳过历史的连续时间的这一系、更接近清工精神。

    大家可以从清工、东西二门以及周宝庭的比较,看到惊人的异军突起,一种集大成的刀法:即周宝庭石雕艺术。周宝庭与传统清工并不是等于,他优于清工太多、也有别于清工太多,但却又明显承袭自清工,以集大成之姿总结清工精华。中国文化与学术在清代集大成的例子甚多,而清代雕钮却晚在周宝庭才登峰造极,这也是有趣的。这篇文章也不详细讨论这一条脉络,周宝庭之后,总厂工艺师是完全师承东西门派,形成大陆本土的发展一脉(前文已述),这是本文所肯定的一脉相承中的第一系:嫡传系。特别的是,除了老一辈的大师,大多作品有时候看起来,似乎是失传了周宝庭集大成的内涵与刀法,甚至已经看不出来与清工有什么关系。周宝庭把清代的尖刀圆刀出神入化,文革后的作家圆刀好像失去了,又回到清工那种尖刀、却又根本与清工的尖刀是两码子事,于是刀法失传的声音渐渐在台湾收藏家的口中传颂着。但是我认为还有另外一系,是比较接近古工风韵的。

    加工艺人在两岸艺术创作的交集与互动之下,其中大陆艺师直接以人脉的师承,形成了嫡传系统,但是文革之后缺乏清工的习作与临摹机会,反而是与台湾关系密切的代工艺人,不管工艺师是自发性或被要求临摹清工,也不管商人与收藏家是为了仿古还是本文所论定的台湾藏家鉴赏标准与品味、总之他们有大量机会与材料临摹习作,而且历史事实上他们也大量临摹清工(不然你现在看到的这些作品是梦游做的吗?

    导致了台湾本土艺师廖一刀与福建林派有些相近、却又不同。并且台湾的老芙蓉、老高山等十几年至二十几年前之间,印钮风格是文雅而富古味的,同时也发展出一刀雕钮与林派早期的作品。因此可以说这一脉络,在历史上(即时间上)并没友直接连接到清工、在人脉的师承上也是中断的,但是在作品与刀法上,却是直接师承清工,虽然他们是断代旁传系,但有时候看起来,却是跳过东西门二派(这不稀奇,除了林飞还有点沾边,我个人看法是整个福州学院派跟东西门也是没有工艺上的关联了),直接师承清工,就像溪河的主流可能是沙洲下的地下奔涌暗流,而不是沙洲上我们看到的小湾流。大陆本土的嫡传如果没有透过东西二门的历史轨迹做比对,是跟清工看不出什么关系的,而林派与一刀则可以直接看出钮形与刀法的传袭,这里从本网页的照片就足够让读者看出。

    各派的历史或艺术关系比较复杂,但是从大的历史轴在线来看,寿山石雕钮是成熟在清代的,整个现代寿山石工艺可以分成从古代历史承袭至今、或者在现代突然产生的二种,不过总体来讲还是有同一个历史渊源的(至少耳濡目染),所以只要设定整个现代雕钮艺术是同一个历史渊源最为合理,而这整个传承过程中,又清楚可见嫡系脉络与直接承袭清工的这一系,而这种超时空的汇集,没有台湾老坑芙蓉收藏的鉴赏风格是不会形成的;同时这种洞见,没有两岸雕钮的比较也是看不出来的。

    然而林派与清工、一刀与清工还是不一样的(否则就没有林平一唐人二期、以及廖一刀的风格、否则就没有所谓的清工、否则就表示全天下人都看不出真正的清工与林平、一刀,而请读者放心,这一切并未如此)。这里无法老论一刀与清工,只能讨论林派与清工。林平早期与仲达早期就很接近了,与清工是师与承的关系,风格也很接近。就只有刀法上的区别,当然刀法上是造成形象风韵不同的主要因素。

    从本件芙蓉作品与其原型田黄"初读"的比较,正可以概括我整个阅历所见,在于刀法与刀具之差异。

    就造型上来看,形象神似,神韵小异,但是1.典型清工造型上没林平的流线与顺畅,这是打胚时,清工以平口刀(或以刀具劈砍法)打胚,而林平(现代工)以剉刀(其实是打磨法)打胚,所以清工的轮廓比较带有刀味,从三读天马钮的刀痕、五读的背脊尾巴。清钮常见兽形简略多菱角也是打胚的工法不同,从初读的额头耳朵甪角的菱角状与林品作品比较读者就能感觉到了。2.清工刀法豪迈快意,多砍劈,像林炳生、林文宝那种效果,林平刀法多慢刀、尤其刮刀法,间以少数小碎刀,所以一刀与林平较之清工,多了许多秀气,这并不是清工刻不细,请比较杨玉璇、以及比较那种粗旷的清工同时带有极细致的开丝(我以前想不透为何清工开丝能那么细致,整体钮形却那么粗略),就可以知道林平是把开丝的刀法从打胚、开脸、开剔四肢、甪角爪趾、到开丝都一种类似刮刀的细修刀路,而清工一路大胆劈削,且可能简化到只用两把刀具。 3.关于刀具,是我自己施刀的心得,可能有误。清工多用大的平口刀,尖刀开丝,而配合林平刀法所需要的主要是斜尖刀,所以线条韵味少了笔墨韵味,且比较锐利感,细部比较工整,整体秀气柔弱。清工细部似乎是用平口刀或者少用斜尖刀,从下图另一件清代田黄钮(照片 15)就可以看出,开丝与林平是一个样子,后脚爪(阴线部份)部却粗旷许多(但是你看他尾部开丝运刀又很细密),而整个胚型也有圆刀修光的感觉(周宝庭集大成的刀法),而林平的修光比较带有"刮"味:

    83921379.jpg

    附带一提的是,林平第一期感觉跟清工一样,有很多菱角、阴线刀法也比较简略豪放,第二期唐人时期就比较琢磨了,感觉用许多把小尖刀。清工还有更简略粗旷的,本文所举的都是比较圆浑一点的,其它典型数据,请读者径自阅览文献箸录。

    最后,可结论:
    林派的根源与基础在于清工。多数早期林平与仲达作品也都是清工临摹居多。

    我会特别关注林派钮雕,并作考证,是因为整个福州工艺有这一部份是与台湾收藏有极大的历史作用。林派与台湾的渊源极深,是一般藏家所不知道的。从本文的论证,林派与清工的关系是在台湾收藏家的交集中发生关系的。

    清代钮雕艺术从嫡与旁两系间接滋养了现代钮雕。一脉二系,分别是东西二门派所嫡传的工艺师为第一系,以及更以奇遇式的轨迹孕育了断代旁系的林派为第二系。林派早期(不包括后期)的雕钮有某种收藏价值,它们发挥了古工的风采与特色。很多人常常叹息现代工不如古工,我觉得林派早期作品直接承袭清工,并带有自己的风格与韵味,不失为好的印钮。

    台湾的收藏或鉴赏品味与大陆嫡系的发展各有轨迹,从过去大陆总厂公艺至今大陆偏向材大气粗型棒球印章(文房有其特定大小,棒球棍怎样都不会是文房印章的,那已经不是文房类了,台湾还有文人吗?),而过去台湾清工偏好至今的浑沌不明(我不知道至今台湾收藏家是否跟随大陆的商业导向),两岸两种收藏风气我觉得是有些不同的、就像两地发生的二系不同的工艺历史承袭,仍在交集中而各有其发展历史。有交集关系却又各自不同,所谓貌虽离却神近,就像当代印钮在不同的路径中,最后踏上同宗同源的古代传袭,过去是如此、未来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寿山石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寿山石论坛. ( 闽ICP备12000822号

    GMT+8, 2018-2-22 04:46 , Processed in 0.273659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2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