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山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寿山石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98|回复: 1

石不能言最可人,述尽玩石三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3-8 10:55
  • 发表于 2017-3-28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03-24     公众号:寿山石雕

    2139512631.jpg

    “石不能言最可人”,它沉默而宁静,对于此种艺术形式**无须多言,打扰这种深邃孤寂之美亦无趣之极。

    赏石隐喻的是文人之精神,精神是无形的,不可直观,而在这文人附体的具象的赏石中,亦是难以表述。

    文人与赏石的不了之缘形成了这千年的赏石文化,文人以石为师、以石为友、以石为志。代表着中国古代文人最高的审美情趣,更是我国独有也是独特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

    从唐代始,在阎立**的《职贡图》中已见赏石雏形,后宋有杜绾的《云林石谱》开始归纳总结,是赏石文化全面发展的重要标志。至明代林有麟著有《素园石谱》更是记录详尽,并赋予理论学说和统一型制,使灵璧、太湖、英石、昆石被列为四大名石,世人争相效仿而欲得之,流传甚广。

    在审美上,唐有苍、拙、灵、秀,后有米万钟敬石为丈,归纳瘦、透、漏、皱,再到苏轼提出丑石之说,及至板桥等人观点,皆非今世吾等所能企及,唯师法古人,尽力理解传承而已。

    188397782.jpg
    送子弥勒(程由军作品)

    “石道、书道玄妙,必资神遇,不可以力求也;机巧必须心悟,不可以自取也”,其中之妙必有神悟,当以神会,无需多言,仅让我们感受一下石头与古代文人的不了之情吧。

    那我们就先从白居易说起,他以石为题,一生写有 《太湖石》《双石》《莲石》《问友琴石》等诸多诗篇,《太湖石记》中的一段对太湖石的描写充分表达了作者对赏石的理解与挚爱:

    “厥状非一:有盘拗秀出如灵丘鲜云者,有端俨挺立如真官神人者,有缜润削成如珪瓒者,有廉棱锐刿如剑戟者。又有如虬如凤,若跧若动,将翔将踊,如鬼如兽,若行若骤,将攫将斗者。风烈雨晦之夕,洞穴开颏,若欱云歕雷,嶷嶷然有可望而畏之者。烟霁景丽之旦,岩堮霮,若拂岚扑黛,霭霭然有可狎而玩之者。昏旦之交,名状不可。撮要而言,则三山五岳、百洞千壑,覼缕簇缩,尽在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此其所以为公适意之用也。”

    谈到赏石,又不得不提起那个极具文人风骨的东坡居士,其至扬州获二石,其一绿色,冈峦迤俪,有穴达于背;其一玉白可鉴,渍以盆水,置几案间。忽忆在颖州日,梦人请住一官府,榜曰:仇池。觉而诵杜子美诗曰:“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乃戏作小诗,为僚友一笑:

    梦时良是觉时非,汲井埋盆故自痴;
    但见玉峰横太白,便从鸟道绝峨眉。
    秋风与作烟云意,晓日令涵草木姿,
    一点空明是何处,老人真欲住仇池。


    926732564.jpg
    寿星(徐庄坚作品)

    东坡嗜石成癖,又遇湖口人李正臣,蓄异石九峰,玲珑宛转,若窗灵然,予欲百金买之与仇池石为偶,方南迁,未暇也,名之曰“壶中九华”,且以诗记之:

    清溪电转失云峰,梦里犹惊翠扫空。
    五岭莫愁千嶂外,九华今在一壶中,
    天池水落层层见,玉女窗虚处处通,
    念我仇池太孤绝,百金归买碧玲珑。

    但欲百金买碧玲珑而未果,留下“念我仇池太孤绝,尤物已随清梦断”的遗怨。

    730665042.jpg
    笑口常开(程由军作品)

    宋代诗人中咏石最多最妙的是苏东坡,而黄庭坚步苏氏之后,作《追和〈壶中九华〉》,可谓文人趣事:

    有人夜半持山去,顿觉浮岚暖翠空。
    试问安排华屋处,何如零落乱云中。
    能回赵璧人安在,已入南柯梦不通。
    赖有霜钟难席卷,袖椎来听响玲珑。

    文人咏石赏石,而留下轶事最多者又怕是非米芾莫属了,脍炙人口的莫过于“米芾拜石”的故事。

    1218234578.jpg
    其乐融融(江强作品)

    宋人叶梦得《石林燕语·卷十》有载:“(米芾)知无为军,初入州廨,见立石颇奇,喜曰:‘此足以当吾拜。’遂命左右取袍笏拜之,每呼曰:‘石丈’。言事者闻而论之,朝廷亦传以为笑。”这事还被载入了《宋史·米芾传》。在宋人费衮《梁溪漫志·卷六》中,记有米芾另一件拜石之事:“米元章守濡须,闻有怪石在河壖,莫知其所自来,人以为异而不敢取,公命移至州治,为燕游之玩。石至而惊,遽命设席,拜于庭下曰:‘吾欲见石兄二十年矣’。”

    为此,后人有诗赞曰:“唤钱为兄真可怜,唤石作兄无乃贤。望尘雅拜良可笑,米公拜石不同调。”

    米芾对石玩的痴,还表现在他涟水为官这件事上。米芾知安徽灵璧出佳石,就要求到灵璧的涟水为官。米芾既为石来,他的心思也就多用在石上,对职守自然就不全然在意,为此,招致上方对他工作的勘查。《宋稗类杪》于此事记之甚详:

    “米元章守涟水,地接灵璧。蓄石甚富,一一品目,加以美字。入画室则终日不出。时杨次公为察史,知米好石废事,因往廉焉。到郡,正色言曰:‘朝廷以千里付公,汲汲公务,犹惧有阙,那得终日弄石。’米径前以手于左袖取一石,其状嵌空玲珑,峰峦洞壑皆具,色极清润。米举石宛转示杨曰:‘如此石安得不爱?’杨殊不顾,乃纳入左袖。又出一石,叠嶂层峦,奇巧又甚。又纳之左袖。最后出一石,尽天划神镂之巧。又顾杨曰:‘如此石安得不爱?’杨忽曰:‘非独公爱,我亦爱也!’即就米手攫取之,径登车去。”

    115656454.jpg
    扶琴骄女(孙亭峰作品)

    米芾诙谐古怪,一生博雅好石,其在世人眼里亦疯亦癫,难以理喻,但此种性情恰与石相合,借用伯虎一诗句来诠释之:“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自许山翁懒是真,纷纷外物岂关身。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
    净扫明窗凭素几,闲穿密竹岸乌巾。
    残年自有青天管,便是无锥也未贫。

    陆游赋闲低吟《闲居自述》,一句“石不能言最可人”,述尽玩石三味。

    477871440.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6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寿山石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寿山石论坛. ( 闽ICP备12000822号

    GMT+8, 2018-2-22 04:51 , Processed in 0.288437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2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